主页 > 爱玩客 >国民党会对蔡正元提告吗? >

国民党会对蔡正元提告吗?

作者:   发布于2020-03-27

 最近遭公民团体推动罢免连署过关,即将在农曆过年前后正式罢免投票的国民党立委蔡正元,由于不服外界把国民党台北市长参选人连胜文的落败归罪于个人,因而向媒体公开:国民党中央曾经在选举期间打电话给连阵营,要求只谈食安勿谈顶新。林德瑞是国民党行管会主委,也就是俗称的帐房,他的身分极度特殊,基于马英九总统的清白不容蒙尘,国民党应该立即对蔡正元提告,以严肃态度向国人釐清事实真相。

国民党这个家大业大的大宅门帐房,可不比一般政党的小财务,他可是握有党产金库钥匙的掌柜。国民党进进出出的银两,全都要经过他的手。进者,各方大小政治捐献的入帐;出者,在十二月三日之前,直接承马主席之命办事,马示意他给谁钱就给谁,不给谁钱就不能给。党者尚黑,因为完全不透明,连历任秘书长都不能、也不敢过问。甚至曾有前秘书长不讳言自承「知详者不祥」,更遑论其他党的干部。这种管理钱财的黑箱操作,在任何的人民团体皆不可能见容,唯独国民党可以暗到伸手不见五指,实可谓天下奇观。

马前主席的帐房已经证实他有打电话给连阵营「讨论选情」,还说「没提顶新」,只说食安问题要「就事论事」,可见蔡正元的指控并非空穴来风。一个管帐的可以指挥候选人对于「事」与「人」的攻击分际,据蔡正元指称连胜文还听话照办,则就算没有来自上面的交代,光这点就可见国民党从政同志与钱之间的臣属地位。反之,如果林德瑞不是滥权之人,而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那幺问题之严重更加不可想像。

全国人民可以用常识判断,对于一个以有毒工业油充当高价食用油不顾国人健康以赚取暴利的奸商,要如何就事论事?其事其人可以分得开吗?为什幺国民党的帐房要费神出手关切?国民党与顶新製造黑心油的魏家究竟是什幺关係?选举期间,甚嚣尘上的门神说,莫非有手有脚?这个自家人「起底」之作,非同小可,足以动摇国本。林德瑞只澄而不清无法杜悠悠之口,必须与总统府在选前对媒体「顶新十亿献金」报导採取相同标準,就蔡正元的「诬衊」提起诉讼,否则根本无法在最低限度内顶住国民党与马前主席自挂的「清廉」招牌免于砸地。

「新政府将树立廉能政治的新典範,严格要求官员的清廉与效能,并重建政商互动规範,防範金权政治的污染。」这段话是马英九于二○○八年就职演说时对全民的宣誓。今天我们重新检视主政者所率领的团队六年来之所作所为,如果无法获致有效信赖,则岂不是不只谋财,而且害命,何况这还是一个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党,这样的恶质倘使为真,恐怕已经超过人类社会可以忍受的底线了。

过去,对于台湾政治问题的探讨,总认为因党产所构成的不公平竞争,迫使弱势的从政者为组成部队填充粮草,不得不爬上钢索,游走于政商的灰色地带,以政策工具进行多方用途,稍加逾越失去平衡,政治生命即粉身碎骨;当时,不少人可能以为这已是台湾民主挫折的谷底。万万没想到,即使是富可敌国的政党,并不保证从政者即能心口如一,克制自持,反而因其成员本是利益的集合体,在食指浩繁之下,更加贪婪不忌。不能干也就算了,现在如果连最起码的「不沾锅」都被摔破,则中国李宗吾的厚黑学:脸要厚如城墙,心要黑如煤炭,是不是要在台湾加修增订版?

相信多数国人都秉于哀矜,希望所谓国民党中央要连胜文不可「灭顶」只是一面之词,然其前提是马先生不宜保持缄默。若是一个视形象与操守如命的,这个时候怎幺可能笑骂由人?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