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申博政务 >听不见的战俘悲歌 >

听不见的战俘悲歌

作者:   发布于2020-03-27
听不见的战俘悲歌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韩战结束六十年 今年是韩战结束六十周年,对台湾人来说,反共义士已是遥不可及的历史名词。在承平之日回顾历史,我们该庆幸战争已多年不再发生,面对韩战期间被俘虏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悲惨人生,我们也该警惕,战争最大输家总是可怜小老百姓。 苏鹏元

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朝鲜停战协议》签定,打了三年的韩战正式结束,虽然在大历史的洪流中,韩战只是美苏冷战期间的一场插曲,美军站在南韩后面,代表民主集团,而苏联和中国站在北韩后面,代表共产集团。但对于被俘虏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来说,却是走向悲惨人生的一场关键事件。
时间拉回韩战发生时。毛泽东以美国要侵略中国为由,号召中国人民保家卫国、参与韩战,于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从一九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发动第一次战役,原先四次战役算是打胜仗,只有四千多人被俘虏,但是第五次战役却被美军联合部队看破战术,造成一万七千多人被俘,这些人全都送进了战俘营。

战俘营里的新国共内战

在战俘营里,这些战俘面对的却是另一场「国共内战」。
话说一九四六到一九四九年的国共内战期间,许多国民党军队被俘或投诚到共产党军队,让共军从几十万人膨胀到好几百万人,而国军则从八百万人减少到来台湾的几十万人,这些原国军人员就成为韩战的主力,因此战俘营里传出不少人想到台湾的声音。
这声音给美军听到了,在停战谈判中被提了出来。最后给了这些战俘三条路,一条回故乡中国,一条去号称民主自由的台湾,一条则到第三地,也就是调停国印度。
虽然美国的战俘政策是让战俘们自己选择要回哪里,不过美国採民主自由体制,自然倾向将多数战俘送到台湾,于是美军把战俘营中,曾在国民党担任军官的战俘送到东京受训,受训完成后再送回战俘营担任国际俘虏官,还组织战俘警备队,美其名是让战俘自我管理,实际上却在战俘营里製造新的一场国共内战。

「反共义士」思想改造

这些偏向国民党的国际俘虏官仗恃着权力,私设刑场,对想回中国的战俘严加拷打,要求战俘以各种方式表态要回台湾,用针在身上刺着「反共抗俄」、「杀朱拔毛」,或是一片秋海棠、国民党党徽、国旗等,让这些战俘无颜回中国。
当然还是有坚贞的共产党员积极表达要回中国,不过在战俘营里的国共内战中,共产党算是输了,总共有一万四千多人选择到台湾,七千多人回中国,另外有少部分的人到了印度。
只是这两群投向不同政权的战俘,面临的却是同样不被信任的人生。
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三日,被称为「反共义士」的战俘到了台湾,一开始先到林口进行思想改造,只要不小心说错一句话,很有可能隔天就看不到人,即使战战兢兢通过检核,分发到各部队,身边还是会有一个排长或班长严密监控。

回中国,被注记:终身控制使用

而回到中国的战俘更惨,先是送到东北昌图进行一年的思想改造,之后九五%的战俘被开除党籍、军籍,成为一般农民,可是档案里被注记:「终身控制使用」,永远是被怀疑的对象。
直到一九八○年,中共才给这些战俘平反,不过这些人早已受尽苦难。用摄影机纪录四百多个志愿军战俘的高延赛提到一个真实案例:一个回到四川的战俘,每次都被斗争,他的女儿受不了,在十六岁的时候投河自尽,到了被平反的前夕,村里的武装部要他隔天去参加一个会议,可是没说明是要帮他平反,他想着这么老了还饶不了我,所以当晚就投塘死了,终究没撑到平反的一天。
「他是一个扭曲的身分,在这些扭曲的身分你反而可以看到战争跟政治的真相。」专门研究老兵的文史工作者谭端对这段历史下了这样一个注解。从战俘反映的真实人生来看,国民党和共产党谁是赢家?谁又是输家?
今年是韩战结束六十周年,对台湾人来说,反共义士已是遥不可及的历史名词,很多年轻人不知道,为了纪念这些反共义士来台,政府将一月二十三日订为「自由日」。在这个承平之日回望历史,我们该庆幸战争已多年不再发生,而我们也该警惕,战争不见得有赢家,最大输家总是参与战争的可怜小老百姓。●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