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玩客 >占领内政部 要讨回「人民的」国家 >

占领内政部 要讨回「人民的」国家

作者:   发布于2020-03-26
占领内政部  要讨回「人民的」国家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声援大埔民众,「拆政府」化为行动 教授回答儿子,「政府不是说拆就能拆的,但我保证我会去拆,我今天去、明天去、明天的明天也去,一直到这个国家属于人民、体制保障人民为止。」这些原本安分守己的抗议群众,若非迫于无奈,又何尝愿意以非常手段去对抗「无赖」的政府呢? 吕苡榕

今天开始,我们会面对很多质疑,包括有人会问我们,为什么要占领内政部,毕竟做错事的不是公务人员。但我要说的是,这些公务人员是国家机器的齿轮,阻挡他们上班,就是不让国家机器运转,不让它运转后反过来践踏我们的人权!」一位参与了占领内政部行动的阳明大学学生拿着麦克风说着。

政府拆掉的
是自己的诚信和台湾的法治

和他一样在十八日台湾农村阵线举办的「八一八、拆政府」晚会后,随即翻墙越界进入内政部进行占领行动的,还有好几百人。这些人里头,不只有热血的青年,还有长期关心土地徵收议题的学者,以及一个月前因为苗栗县政府浮滥徵收而被强制拆除的大埔四户。
一个月前,苗栗县政府与中央部会不顾三年前承诺的「原地原屋保留」结论,趁着四户人家北上陈情时迅速拆除屋舍,引发各界譁然,也让一直陪伴大埔四户的台湾农村阵线发言人、世新大学社会发展所助理教授蔡培慧痛批,「这个政府亲手拆毁了自己的诚信,也拆毁了台湾的民主法治!」
从那天起台湾农村阵线发起游击抗议行动,不论是马英九、吴敦义,或是江宜桦与苗栗县长刘政鸿,所到之处都遭遇抗议民众,高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连续抗议行动也让副总统吴敦义日前在新竹出席活动时按捺不住,要求抗议群众「互相尊重好不好?」
失信于民的政府引发民众愤怒,许多人以自己的方式进行抗议,例如八月十五日,十多名台湾农村阵线的志工带着灌满水泥漆的气球和鸡蛋,佯装成游客,路过行政院时突然拔腿急冲,一路狂奔到行政院门口将手中的气球与鸡蛋砸向行政院牌楼。
数十名志工在行动结束后就地坐下,参与这次突袭的台湾农村阵线研究员许博任说,「我们不想要逃跑,因为如果逃跑过程造成人员受伤,都不是好事。所以我们选择就地坐下,一旦被逮捕,就说我是首谋。」

不愿再沉默
家被拆了,我们不能抗议吗?

十六号深夜,三十多名青年带着喷漆与写着「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标语的贴纸,在台北车站、中正纪念堂、国父纪念馆等地方喷上「马上拆政府」和「豺狼治国」等字样,并沿路贴上贴纸,企图让路过的民众能够看见。
这些抗议活动最多只造成汙损,但泼漆和砸蛋却让不少民众感觉抗议行动走向暴力冲突。对于一般民众害怕暴力抗争涌现,大埔遭拆除当天即提着油漆到总统府前泼洒的白米炸弹客杨儒门说,「今天家被拆了,我们不能抗议吗?有人说泼漆是暴力,那政府乱拆别人家又算什么?」「拷秋勤」乐团成员Fish林也强调,有人说这样的抗议太不理性,「但是面对这样的政府沉默不语,整天活在小确幸里,才是不理性吧!」
大埔四户遭强拆一个月后,台湾农村阵线发起「八一八、拆政府」活动,晚会上台北大学不动产与城乡环境学系副教授廖本全说,「我们说要『拆政府』,要拆的无非有两个,一个是这个体制;另一个是使用这套体制的当权者。」
「前几天我两个小孩问我,『阿爸,我们要怎么拆政府』,我跟他们说,政府不是说拆就能拆的,但我保证我会去拆,我今天去、明天去、明天的明天也去,一直到这个国家属于人民、体制保障人民为止。」

什么是暴力
当权者拿着恶法对付人民

晚会结束后,台湾农村阵线带着声援民众前往行政院抗议,但却在中途转向济南路上的内政部联合办公大楼。虽然内政部墙内围满了蛇龙,但声援群众仍然一跃而过跳进墙内,廖本全也在翻墙之后带领群众直奔办公大楼。
数百位民众冲进内政部让警察措手不及,最后两边大门都遭突破,群众包围办公大楼守夜静坐。廖本全强调,政府虽不断宣称「依法行政」,但依的却是「违反宪政的恶法」,「当权者拿着恶法当武器,行政机关则是他们的屠宰厂!」他强调,恶法横行之际,人民有绝对的正当性占领行政机关,逼迫他们修改这些恶法,人民的占领行动,不过是把政治权利夺回来罢了。
虽然占领行动仅维持短短二十小时,距离国家真正还给人民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这场占领行动让不少人开始思考国家与人民之间的关係,试图要回自己的政治权力,或许正如清大名誉教授彭明辉所言,「当人民如影随行的监视着政府时,这些为非作歹的政客,又有谁能安睡。」●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