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好有趣 >占领中环 用爱与和平争普选 >

占领中环 用爱与和平争普选

作者:   发布于2020-03-26
占领中环 用爱与和平争普选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访香港「占中」领导人陈健民 中环是香港商业金融中心,「占领中环运动」就像香港版的占领华尔街,目的是争取二○一七年香港特首普选;且普选的提名方式,是北京不能操控、先行筛选的。 郭宏治

十月间香港「占中运动」发起人朱耀明牧师等人,在壹传媒老闆黎智英安排下拜会了施明德。之后被中国官方与亲中港媒批评是「港独」与「台独」合流。这次接触经验让占中运动参与者,对台湾政治人物有点微词,认为他们太高调宣扬,未顾虑到客人的处境。之后原本十二月要举行港台有关香港民主化的圆桌会谈也取销了。
不过,一个月后「占中」另一个发起人、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系副教授陈健民再度来台参与学术活动。他苦笑说:「现在来台湾吃个小笼包,就被说是和台独合流。」「可是我还是要来台湾,如果被打压就不来,对香港核心价值是个打击。」陈健民说,今天香港面临的问题,可能就是明天台湾要面对的,「台湾应该有权利知道香港发生什么事。」

港人信心,十年来最低

「占中运动」全名是「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是由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廷、中文大学社会学副教授陈健民以及牧师朱耀明在今年三月发起。中环是香港商业金融中心,占中就像香港版的占领华尔街,目的是争取二○一七年香港特首普选。
陈健民以香港大学民情指数〈港人对政治与社会的评价〉说明港人信心近年一路下滑。二○○三年发生SARS、接着《国安法》二十三条导致七月一日五十万人上街,让指数滑落到谷底。○五年初曾荫权取代董建华后,指数一度回升,但从○八年以来指数一路下滑,十一月最新调查发现,指数已降到比○三年的最低点还低,创二十年来新低。此外,港大民调也显示,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一路下滑,甚至跌到零。
为什么港人信心一路下滑?陈健民指出,○三年后,北京积极介入香港,「一国压倒两制」,香港一些核心价值被打破了,例如程序正义。廉政公署的负责人送礼给中国大陆官员、和对方喝茅台,曾荫权卸任后,商人在广东买豪宅送他,过去主管地产开发的官员,卸任一年后变成地产公司高级主管……。这些问题一再发生,让港人失去信心。
陈健民以十月间香港无线电视牌照风波引发十万人抗议为例,「十多万人上街为了看电视,现在全世界找不到这样的社会运动。」他说,很多人上街是为了追求公义,牌照发放当天,民众对占中运动捐款一下冲上十万港元,「民众认为,政府不公,唯有占中!」

香港这本书,中国读不懂

香港首富李嘉诚九月间公开反对占中,形容香港是「一只易碎的漂亮玻璃杯」,「占中」会打破这只杯子。陈健民说,打破香港珍贵核心价值的是这个失控的政府。要怎么规範这只闯进瓷器店的蛮牛?最有效的手段就只有「选举」。他举台湾为例,「台湾领导人民调差,但至少可以靠选举换掉他,香港却没这个机会。」
他在中研院社会所演讲提到,不久前访韩,韩国学者提到当年学生运动时,製造汽油弹成了他们的共同记忆。陈健民把这件事写在脸书上,结果又被香港亲中媒体说成是他到韩国取经、学做汽油弹。其实,陈健民并非体制外的反抗者,十多年来他一直是北京对港政策幕僚谘询香港问题的重要对象。二○一○年也曾代表民主党派赴中联办谈判政改方案。
他分析北京二十多年来对港政策,一九九○年代,当时政协主席李瑞环用老紫砂壶比喻香港,说茶壶的茶垢是珍贵的,洗掉就没价值了。现在态度完全不同,「这十年来他们会说香港就是个城市嘛!他们愈来愈读不懂香港这本书。」原因当然是中国崛起,北京觉得不需要透过香港接触世界。
陈健民承认大环境对香港民主化不利。过去习近平在负责国务院港澳协调小组时作风务实;但掌权后作风保守。不过,与北京接触的经验告诉他,北京要有危机感,才愿意和你谈。「如果你乖乖坐下来不会有民主,要有危机才有转机。」

人民做主,公投再公投

「占中」计画用审议民主方式,由下而上协商出一个选举方案,再自办公投表决此方案。若公投通过,则授权民主党派人和北京谈判这个方案。如果北京接受就圆满成功;如果北京提出对案,就让方案再次公投。若公投没过,就发动占领中环。至于时间并不确定,可能落在明年七月到后年初。陈健民计画这项公民不服从(抗命)运动,号召几千人抗命静坐,十万人合法围观。
三月以来,他们一方面与社会沟通,并举行非暴力工作坊,也请来台湾非暴力运动的代表人物简锡堦去上了三次课。陈健民说,到时候「占中」进场前参与者要穿得穿着整齐、带着花,在平静的音乐声中,非常庄严地参与。
规範选举的政改方案,须送交香港立法会经三分之二表决通过。陈健民估计,若北京依原本计画的「机构提名」方式提出政改方案,可能被香港立法局否决,因为泛民主党派已达三分之一席次。他担心,一旦方案被否决,香港政治运动会更激进化、本土化,甚至港独的声音会更大。此外,也会有人因失望出现犬儒心态,想出走移民,例如最近移民台湾成了香港热话题──虽然真正来台定居者还很有限。

争取民主,要和平不要冲突

民调显示,香港十八到二十九岁的年轻人有高达五成赞成用激进方法来实现政治主张。年轻人已失去耐心,不愿再等待下去。陈健民说,他问一个女学生愿不愿意等到二○二四年才普选立法局议员,女学生说:「到那个时候我都离婚两次了!」
「不是有希望才去做,而是做了才有希望。」陈健民语重心长地说,他们几个人不出来领导占中,占领中环也会发生,也许会有更多年轻人参与,冲突可能性更高。「我们五十多岁这一代是香港最幸福的一代,受过教育的人更有责任,我们希望尽最大的努力,用和平的方法争取民主。如果不能成功,那会是另一个香港,所以我说我们面对的是政治悬崖,希望北京能听进去。」
留学美国耶鲁大学的陈健民,老师是十月刚去世的政治学大师林兹(Juan José Linz)。林兹曾提出一个假说:「主权国家是民主的先决条件」。香港政治独立太困难,陈健民笑着说:「现在他的学生陈健民要做的,是要违反他老师的估计。」●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