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申博知事 >删福利从军者却步 全募兵恐又跳票 >

删福利从军者却步 全募兵恐又跳票

作者:   发布于2020-03-26
删福利从军者却步  全募兵恐又跳票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国安高层担心年金改革将影响全募兵制的进度成效。 摄影◎林瑞庆考委能不能修改年改会方案,林万亿态度软化 箭在弦上的年金改革,除了让退休军公教走上街头,考试委员联审能对国是会议版的「公务员退休抚卹法」内容做多大修改,也引发争议。至于国防部也担心,年改造成的社会氛围,恐怕让已经跳票多次的全募兵进程再度延后。 李顺德

蔡英文政府大力推动的年金改革,目前已近收尾阶段。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这后段的战役,除了将面对考试委员反扑反制,另一潜藏变数,是军人年金改革方式的决断,将直接间接冲击「全募兵制」的实施,攸关全募兵制可能第四度跳票,国防部目前已是「剉咧等」。

关键在考委对年改方案的认知支持

随着年改步伐逼近,考试院规画三月二日院会时,将公务人员相关年改法案交付考试委员联审,之后再交由新任考试院副院长李逸洋主持审查会。「我们还是希望考试院,能于既定的三月底,将年改法案送出考试院会。」年金改革委员会执行长林万亿如是说。
但如果考试委员要修国是会议版的「公务员退休抚卹法」内容,由于没有特别规定,林万亿认为,年改会应会尊重考试委员的职权。问题是,考试委员如果对国是会议版的年改方案修得太多,「是否可为社会所接受」,林万亿表示,考试委员自己要考虑清楚。
林万亿的说法与铨叙部长周弘宪日前在考试院会上,主张「年改会的改革版本不能调整」,与考委们产生争执,似乎有做了较弹性的修正论述。
至于考委们有无可能依年改会的修法进度,于三月底将年改修法法案送至行政院会衔?考试院核心官员指出,年改法案的审查,最快下周展开,以每周二、四审查,一个月共八次审查,想在三月底审查完竣,可能性不大,除非考委们完全接受年改会的结论。
一位资深考委举考试院审查公务员基準法草案为例,此法攸关公务员服务法是否被取代,由于考委们意见多,在考试院审了五十多次才送到立法院,至今都还没完成立法。因此,考委们审查年金改革相关修法草案进度,关键在考委们对年改方案的认知与支持。
除了考委们对年改方案的拉扯,军人年改方向也是下一个让年改会感到「头疼」的议题。

不改革,最早破产的就是军人年金

一位国安官员就不讳言,军人年金改革结果,若让军人感到未来权益受损或「不确定感」,势将影响军心浮动,也攸关国防安全。这次蔡政府将军人年金单独处理,另一个不能说的祕密是,军人年改将冲击到全募兵制的实施。
据了解,军人年金是军公教劳年金中,财务结构最脆弱的一块。若不纳入改革,最早破产的就是军人年金。但国防部官员认为,军人职业具「役期短、退除早、离退率高」的特殊性,和公教的工作性质、离退年龄大不同,若不单独特别处理,提出合理配套,将不易实施。
官员表示,国防部与退辅会曾于去年底向层峰提出建议,蔡英文总统也和国防部长冯世宽及退辅会主委李翔宙几度会谈,同意军人年金的改革原则,并单独将军人年金提出来讨论,预定四月底前提出方案。
李翔宙最近对外透露军人年金改革的四大原则,除与公教切割单独处理外,还包括服志愿役四至九年的退抚支出,由政府编列公务预算支应、修正服役年限延后请领退伍金年龄、订定照顾基层与资深荣民的地板原则等。依四大原则,国防部支援师司司长陈正旗已将「军人年金改革方案」提报行政院,相关高层正进行密集讨论。
林万亿证实,「国防部已拟妥甲乙丙三个版本。」他说,军人年金改革方案除决定版本,未来也一定有配套,不可能寄託在单一问题上做处理。因为军人退抚基金由来已久,当时也并没有实施募兵制的议题,也就是说,军人年金改革的成败与政府实施募兵制并无因果关係。只是这样的看法与见解,并没有得到行政院及相关官员的认同。

提案和不破产还有很远距离

依现行「陆海空军军官士官服役条例」,服役满三年、未满二十年的军职人员只能领一次退伍金,服役十五年以上且年满六十岁,或服役二十年以上者,才能领月退俸。官员举一位退休中校为例,年龄四十出头,月退俸五.九万元,至少可领四十多年以上(依生命余年计算),这并不符合少领多缴延退的改革原则。
官员表示,国军各级官士兵都有其服役年限,若无法在年限内晋升,就须强制退伍,未达领月退俸标準者,也只能领取一次退伍金另谋出路,这部分有超过半数志愿役以上,且多半是低阶及早期离退者。
官员认为,陈正旗最近所提军人年金改革方案,也许有助军人年金的永续,但要做到军人年金不破产,还有很大的距离。考试院关中版的军人年金改革方案,就曾建议应回到「恩给制」,即由国家每年编列公务预算支援年金给付的不足。

退将发起八百壮士围城产生效应

「重点在于社会氛围,因年改带来的社会氛围,让有志从军的年轻人感到忧心,也已影响到国防部的募兵绩效。」国安高层透露,今年一至二月的数据,不仅招募志愿役士兵有显着下降,四至九年制的志愿役,申请志愿留营的人数也明显下降。
最近,退将们发起八百壮士围城,「领头羊」效应已影响到年轻人加入志愿役的意愿。考试院官员认为,军人年金改革方案即使如期提出,除非未来年金赤字全由国库补贴,否则明年全募兵制的实施,不排除再度跳票。

BOX

全募兵实施一再跳票,政府信用额度快刷爆

政府实施全募兵制的代价不可谓不大。换算成新台币,解决募兵制后的「替代役塞车问题」,以一位常备兵一年要花政府17万元,政府光为了配合「消化兵员」,就得花260亿元的天价。
今年,行政院已核定35,000名替代役总额。以82(1993)年次以前役男而言,转服一年替代役,政府要花国家59.5亿元,83(1994)年次以后役男转服替代役,服半年替代役也要花掉政府30亿元。
由于国防部实施全募兵制,有志从军者的意愿,常随景气好坏及国防部给的诱因大小而有不同变化,有时募兵募得顺,有时候则发现兵员「裹足不前」,让国防部十分头痛。
全募兵制已宣告三次跳票。今年国防部继续徵兵9,600人,但明年受「年金改革」冲击,全募兵制再出现变数。儘管国防部副部长日前于兵役节表示「明年不会徵兵」,但台下已有人在唱衰国防部。
役政署预估至2019年,82(1993)年次以前役男就完全消化完毕。役政署署长林国演受访表示,2014年为配合国防部实施全募兵制,役政署开始协助解决「消化兵员」问题,每年代训3.5万位替代役男,最高峰每年5万多。如果明年全募兵制再跳票,国防部明年还是可徵兵9,600人。
林国演认为,役政署配合实施替代役,主要希望在服役的公平性、经济建设及年轻人生涯规画间,找到平衡点。今年替代役重点在因应社会需求,以社会公益的社会役优先,约占替代役男总额50%,即15,000位替代役男分派到社福、消防、教育等机构,未来分派政府机关的替代役男将逐年减少。
由于政府目前正实施长照2.0,亟须长照人力的辅助。林国演说,替代役男分派到社福、长照机构,不会直接当照护员,而是扮演协助角色,要看受派机构给的任务。
前内政部长李鸿源受访时不讳言,政府想实施全募兵制,所造成替代役塞车问题的确感到困扰,内政部配合研议很多配套办法。(李顺德)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