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玩客 >风评:为什么民进党可以,国民党不可以? >

风评:为什么民进党可以,国民党不可以?

作者:   发布于2020-03-23

林全内阁立法院总质询第一仗,朝野易位,民进党守,国民党攻,出乎意料,场外美猪抗议,场内立委佔领发言台,还有一位年轻人翻墙进入立法院,基本重演过去国会议事瘫痪的戏码,虽然国民党的「抗争」略显生涩,但犹如走位彩排,意思到了;民进党好整以暇,顺着国民党的情绪,让他们「玩一遭」,倒是初入国会的时代力量,气不过国会被瘫痪而提案延长会议时间,想当然耳,国、民两党没人理这五席「国会菜鸟」。

风评:为什么民进党可以,国民党不可以?时代力量立委徐永明31日针对国民党杯葛议事大声指责。(颜麟宇摄)

国民党的诉求其实满简单,一是承诺不进口瘦肉精美猪,二是不进口辐灾地区食品,三是确保渔民在沖之鸟礁公海捕鱼的权利。确保渔民的公海捕鱼,哪里需要林全签承诺书?这本来就是政府的职责,不签也得做,除非联合国真头昏了承认沖之鸟海域非公海,那是国际都对日本让步,台湾也没什么话可说。

至于瘦肉精美猪和辐灾地区食品,前者照现行标準与要求就是「零检出」,要开放还得修改规定,这也是为什么嘉义市议会通过《食品安全管理自治条例》修法,民进党籍的市长涂醒哲顺势强调地方政府一定严格把关,就算林全不签承诺书,绿营执政市县也不可能立刻照单全收,同意中央政府全面开放,否则他们自己的电话都会被打爆,辐灾地区食品进口情况类似。

签承诺书是运动团体惯用的手段,一般在选举期间有效,而且是在野争夺执政的一次签署动作快,国民党玩这招虽然好笑,但完全反衬过去民进党或运动团体逼人签署承诺书的虚妄,从台北市长柯文哲同样拒签类似承诺书,可见一斑。

风评:为什么民进党可以,国民党不可以?市议员戴锡钦(左)、王欣仪(中)一再要求签署禁止美猪进入台北市的要求,台北市长柯文哲当场一口拒绝「这个我不会签的」。(蔡耀徵摄)

这场戏,颇具疗癒效果,连道具猪都扛进议场,但在野的国民党演来火候与力度仍有待加强,场外黄昭顺大喊「撤拒马」,结果员警无辜回应:拒马根本没摆开。执政的民进党堪称极具风度,由着国民党操兵暖身,林全不急,立法院长苏嘉全不急,民进党团也不急,场内推推挤挤,该摔倒的摔倒,该掉鞋的掉鞋,林全在推挤中笑脸没消失过,顶多场外开开记者会,骂骂国民党是「假议题,真霸佔」,就像当年执政的国民党,演来还有八成像,总召柯建铭甚至提醒要提延会复议的国民党立委,如果让延会决议「冻结」,立法院这个会期立马结束,还好立委赖士葆恍然大悟叫停,至少让立法院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办办正经事。

这场「抗争操兵」,彷彿民进党给国民党的勤前教育训练:如何扮演有模有样有战力的在野党;这堂课,民进党算是教得尽心尽力,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国民党能学到几分?很难讲,但国民党至少要学会几件事,以策励未来:第一,既是动员就要到位,数一数还有三分之一立委没到,抗争作戏缺席不打紧,未来法案与预算表决,就不能儿戏;第二,搞抗争除了能摆出肢体动作,还要熟读议事规则,不能老让执政党总召提醒,抗争也得有文武两套方法论;第三,骂人除了声音大,还要道理足,比照过去民进党的规格让林全一天上不了台备询,总不能永远拒绝林全施政报告,不听报告何来挑剔监督的由头?抗争愈是强烈,道理愈要充分,万万不可重演「三条线、铃声响、撤拒马」的尴尬戏码。

国民党不是第一次在野,八年执政身手与脑袋难免生疏,除了从民进党身上学教训,还有一招,到立法院图书馆,搬出扁执政时的八年议事纪录,回味一下当年党团如何锁定重点法案与预算,拳头比不过,人头数不过,至少道理得要拚得过,扳回民意靠的从来不是拳头,站稳理字,才是抢回席次的基本盘。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