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申博政务 >陈耀昌专文:都是梅花鹿惹的祸 >

陈耀昌专文:都是梅花鹿惹的祸

作者:   发布于2020-03-23

念台湾史,我们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第一批大举移民来台湾的汉人,其实是来当「外劳」─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外劳。

荷兰东印度公司于一六二四年来到台湾,那时叫大员。不过真正的大员,指的是大员湾,台江内海,当今台南市一带。

荷兰人来到大员,后来逐步开拓台湾西南平原。据荷兰人的估计,台湾西部大约只有十万原住民,至于东台湾,一直到同治年间仍属﹁化外之地﹂,并无人口资料。

一六二四年,荷兰人来到台湾西南平原时,大员四周的原住民是平埔的西拉雅族。据一六三九年荷人的报告,西拉雅诸社,麻豆社有成年人三千人左右,萧A社(佳里)二千六百人、目加溜湾(善化)一千多人,新港社(新市)一千出头,大目降(新化)约一千人,这些是比较大的村落,其他村落则数百人之谱。因此,我们约可推测当今台南县境内的平埔原住民人口,大约只有一、二万人,而这还算是人口密度较高的西南平原。

那时福尔摩沙西岸的人口结构大约是:粗估平埔族十万出头(一六五○年,福尔摩沙全岛向荷人归顺的土番,有三一五部落,六万八六七五人);比荷兰人早到的汉人移民一千五百人;荷兰人初期约一千人,后期约一千八百人。要开垦台湾,这样的人力显然不足。

一六二六年,西班牙也据有北台湾鸡笼、淡水之间。西班牙人在一六四二年鸡笼大战败北后离台。他们没有留下人口的估计资料。但据荷兰人的情报,一六二九年西班牙人在北台湾的兵力,大约是二百名西班牙人和四百名菲律宾人。而后来荷兰人打败西班牙人,这些「菲劳」并未随西班牙人撤退,而流落台湾。

换句话说,第一批来台湾的菲律宾外劳,其实早在三八○年前。西班牙人也同样面临台湾原住民人口太少的问题,但他们和荷兰不同,因为西班牙人早在一五七一年便建立马尼拉为菲律宾首府。和巴达维亚比起来,马尼拉离台湾近得多,而且西班牙据吕宋岛已久,用菲律宾原住民很顺手。

荷兰则新据爪哇不久,一六二七年自巴达维亚到福尔摩沙的第一位荷兰教士干休士说,巴达维亚的原住民已经都信了伊斯兰教,不愿改信基督教。荷兰人显然对他们不敢太信任,再加上两地距离太远,所以荷兰就近鼓励中国东南沿海汉人移民台湾,作为劳动力。这是第一波汉人的移民潮。

陈耀昌专文:都是梅花鹿惹的祸荷兰领台时期,来台汉人在荷兰人眼中都是「外劳」。

汉人移民到台湾,在荷兰人眼中,就是「外劳」。到了一六五二年郭怀一事件时,西南平原的汉人已有二万人,这个数目可能已经超过当地原住民。荷兰军队一千五百左右,对大量来台的汉人劳工,又爱又怕,于是笼络原住民而对汉人採高压手段。更何况,当年不管哪一个政府,对外劳都是苛刻的,比较一下美国在十九世纪末对华人劳工,二十世纪末台湾对泰劳等,不能以今日标準去苛责荷兰。

郭怀一事件,其实就是台湾历史上第一次「外劳暴动」。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做法是讨好原住民,对原住民不课税,但对汉人移民则不论经商买卖或开垦都课以重税。汉人被剥削得受不了,于是「外劳头子」郭怀一领导暴动。结果原住民站在荷兰人那边,郭怀一就是被新港社所杀。而为什么原住民会站在荷兰人这边,平心而论,荷兰人对汉人劳工很苛刻,但对原住民不错,开垦耕作,办教会学校,又创造「新港文」,确实裨益原住民社会。

虽然荷兰来台初期的一六三五至三七年间对平埔族也曾武力征伐,但一六四一年后,就罕有屠杀事件。另外平埔族战士也有因荷兰人带来的疫病而死的,但不多,萧A社约二百名,麻豆社约三百名死于天花。

当时自东亚到南洋群岛,台湾几乎是人口最稀少的地方。台湾原住民的人口密度,竟比其他以烧垦农业营生的南岛语族少得多。从荷兰人遗留的统计数字,推敲台湾每平方公里人口约三至五人,即使西南平原人口稠密区每平方公里也才五至十人,而菲律宾、婆罗洲、印尼每平方公里高于二十人,新几内亚有些地区甚至五十人以上。

为什么福尔摩沙这么肥沃的土地,原住民人口却如此稀少而必须让殖民政府招来外劳及鼓励移民呢?这是影响后来台湾人口结构及社会发展的重要关键,也是令我不解之处。

欧洲访客包括一六二三年的荷兰上尉雷朋及一六二七年的干休士牧师都形容台湾原住民身材高大、健康。既然平埔男性高大健康,品质优秀,不是应该人口成长很快,如马尔萨斯所说的「成几何级数增加」吗?

欧洲人认为平埔男性高大健康是因为有充分的动物蛋白,那时的福尔摩沙西岸有不计其数的鹿群,由地名「鹿港」、「鹿耳门」,可见鹿在原住民心目中的地位。即使到了一六六○年,鹿群已经锐减,德国人赫伯特依然记下「此地有数量庞大到不可思议的鹿只」。

因为有大量梅花鹿,所以虽然台湾西南平原平埔族有绝佳的耕种环境,但野鹿要比农作物用途多,鹿肉好吃又有营养,反而让这些平埔族长久停留在狩猎时代。

陈耀昌专文:都是梅花鹿惹的祸《台番图说》-捕鹿,1744-47年(维基百科)

然而,人类必须由狩猎进入农业时期,人口才会开始大量增加。因为开始农耕后,人不必去和野兽争斗,弱者可以生存下来﹔然后,人口多,人际关係複杂,才会开始建立文书制度,演进为农业社会文明。

但因台湾平埔族仍然停留在狩猎时代,于是就有争为「勇士」,「猎头文化」、「猎头仪式」遂大行其道;于是各族之间彼此攻伐,青壮伤亡,平均寿命减短,人口增殖大受影响。

第一位踏上台湾并写下游记的汉人,是福建人陈第。一六○三年,他写了「东番记」。他正是到大员湾,记载此地区的原住民西拉雅人,「性好勇,喜斗」,「所斩首,剔肉存骨,悬之门,其门悬骷髅多者,称壮士」。

雷朋亦记载「猎首文化」:「大量的敌人头颅,……以马尾的形式绑在一起,日夜燃着营火!这是他们凯旋后(向神)贡献的处所」。一个社的人口才一、二千人,「大量」的头颅,表示「被猎头」的比例不会太少。

干休士牧师也如此描写:「他们捧着头颅,绕着全村游行。……村民奉为英豪」。西拉雅的男性可能有以割下一个头颅的成年礼仪式,来完成男性的成长。这等于是成长一个壮丁,就要杀掉另一个壮丁,人口焉得成长?

各村落还相互攻伐。干休士牧师一六二八年致柯恩总督函说:「麻豆人和目加溜湾人是新港人的死对头。假如不是荷兰人用大约一百名火枪手帮忙击退麻豆和目加溜湾人,他们早就将新港村烧毁夷平,杀光村人了」。马偕医师回忆录内也提到平埔族的嗜杀及猎头。

因此鹿群与平埔原住民的关係非常微妙。如果平埔原住民人口增加到一个程度,鹿群就无法充分供应原住民所需;而原住民的猎头文化,正好使原住民的人口维持近乎「恆定」,也让原住民不必进入农业社会,于是鹿群数目及平埔原住民数目很可能就因此数百年甚至数千年来维持这样的大自然原始生态平衡,这也算是一种「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直到荷兰人和汉人相继来台,这样的平衡才被打破,而一打破,对双方而言,都是噩梦的来临;大约一百年,鹿群灭绝,平埔族也迹近消失。

陈耀昌专文:都是梅花鹿惹的祸割下首级夸耀的福尔摩沙岛的猎头者(出自Oefert Dapper 1670)

我推测当年平埔男性有相当高比例死于猎头文化,而且都是青壮人口,因此平埔族人口一定有严重的男、女失衡,适婚女性一定多于男性,正好成了汉人罗汉脚之妻。

所以台湾原住民虽然得天独厚,有世界各处原住民所没有的大量梅花鹿,因此生活容易,但反而造成两个不利结果:一是不利标準农业社会的形成;二是因猎鹿而产生好勇斗狠的习性及进一步延伸为「猎头仪式」,崇尚「猎头壮士」,也因此容易引起村落相伐及群族的慢性自杀。使得平埔族人口无法增加。于是荷、郑以前的台湾成为整个东亚地区人口密度最小,进入农业社会最晚的地区,事实上,有荷兰的占领及汉人的移民,才使台湾进入农业社会。因此西、荷占领福尔摩沙时时,两国必须由外引进劳动人口来开垦。

郭怀一领导「外劳暴动」时,西南平原的「外劳」汉人已有二万人,已接近当地之平埔人口数。郑氏政权建立,闽南汉族至少有十二万人加入台湾,这个第二波汉人移民潮,汉人数目一举超过原住民人口,再加上长期男汉族女平埔的婚姻,于是平埔人口很快被稀释。

这与拉丁美洲原住民之少数化过程大大不同。中、南美洲在十五世纪西班牙人入侵时,已有七、八千万人口,但因西方的枪炮及疫病而几乎灭绝,现今仅余瓜地马拉、祕鲁、玻利维亚及巴拉圭的人口还存有较多印第安原住民。

台湾的外来者包括荷兰、明郑及清代汉人移民,对平埔不无杀戮,但平埔族之成为少数族群,外来的屠杀与疫病只是次要,最主要是本身基本人口太少,于是短短数十年,平埔族就被外劳及移民稀释,成了今日只有平埔血统而没有真正平埔族的状况。而平埔原住民基本人口之所以太少,则是「梅花鹿惹的祸」。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