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申博知事 >那段爸妈歇斯底里咆哮的日子:可怕的不是精神病,而是大人不愿承 >

那段爸妈歇斯底里咆哮的日子:可怕的不是精神病,而是大人不愿承

作者:   发布于2020-03-22

在儿童福利联盟介入的「高风险家庭」里,就有许多这样的故事──

小楷妈妈时常传割腕照片给孩子看,怒控「都是因为你们不乖,我才变这样」;阿成妈妈患忧郁症已15年,每当喝酒便抓着孩子诉苦、大哭、自残;豪豪爸爸患有思觉失调症(旧称精神分裂症),只要发病产生幻觉就怀疑阿嬷要偷他钱,动不动对阿嬷大吼、说要打阿嬷……这些孩子想当然尔,过得非常不快乐。

所谓「高风险家庭」,係指家庭状况有害孩子身心健康发展,但还未形成家暴、虐待的阶段,家长患有精神疾病即是其中一种。

虽然这些家长还没对孩子进行肢体暴力,但若整个成长过程都待在一个时不时争吵怒骂、大哭自残的高压环境,势必让孩子过得相当沮丧,严重者可能跟着患上精神疾病、仿效大人以自残方式宣洩情绪,因此,若知道有这样的家庭,政府势必该介入协助辅导家长就医或心理谘商,以控制病情。

当人患上精神疾病,受苦的绝对不只他自己,而是连孩子、伴侣、甚至双亲一同拖下水。然而,要说服家长去「有病就要看医生」并不是件简单事,要家长持之以恆地看医生、乖乖吃药更是困难,对于精神疾病,太多人自认「我很好,我没事」。

患上精神疾病并不可怕更不可耻,可怕的是我们对精神疾病一无所知、甚至拒绝承认。综合访问3个精障与自杀议题家庭并结合儿福联盟提出的倡议,以下针对此类高风险家庭提出5点意见,供政府未来进行心理健康政策参考:

1. 宣导「精神疾病不可耻」,别让有病的人再坚持自己没病

过去台湾人对「精神疾病」总是难以启齿,而曾服务过豪豪家庭的陈社工便分享,豪豪爸爸至少还知道要看医生,已经很好了,很多家庭会坚持家人只是「卡到阴」,带去庙里洒符水。

另一名患上思觉失调症的家长,绮绮妈妈即是一例。即便思觉失调症吃药就能控制,绮绮跟爸爸也觉得妈妈该配合吃药、注院,外公却从不承认妈妈生病了,还把到府注射的医师赶回去:「没有病,为什么要看医生?」

或许是因为精神疾病在台湾背负的污名,病患总被视为「不正常」、不敢承认,然而在高压现代社会,心理生病其实是件很正常的事,身体病了要去看医生、心理病了当然也要,因此处理精神疾病的第一步,仍是我们必须大方坦然地承认这就是一种病,这部份有赖教育从基础扎根、改变国人观念。

那段爸妈歇斯底里咆哮的日子:可怕的不是精神病,而是大人不愿承有病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明知有病却拒绝治疗。(示意图/Pakutaso) 2. 加强个案通报系统:社工不是神,若没人求救,他们也无法帮忙

「如果没有求助,我们遇不到这样的家庭……有人会去怪社工说出事你们怎么没去帮助,啊就真的不知道,是要怎么帮助?」曾协助绮绮一家处理妈妈思觉失调症问题的邓社工点出当今社福机构无奈:需要帮助的家庭太多,但如果没有人求助,他们很难接触到这些个案,怎能怪社工都不做事?

有精障或自杀困扰的家庭要被「看见」,终究有赖邻里乡亲或学校老师的细心与热心,能察觉一个家庭的异状并且通报,问题才有可能被解决。

人与人之间若是能多一个关怀,就可能避免悲剧产生,长年受到精神病患伴侣压力的绮绮爸爸也表示,若当初没有热心鸡婆的朋友帮忙通报社会局,「我现在(坟头上的)草都不知道长多高了!」

3. 提供医疗费用补助:病房每月2万、谘商一次2000,谁付得起?

即便发现问题,若经济能力无法负担医疗费用,一切也只是白搭。据社工表示,虽然儿福联盟初期仍会补助经济弱势家庭一些医疗费用,但后续还是得由他们自己负担,而据绮绮爸爸表示,目前私人疗养院住院一个月动辄2–3万、就算是健保病房也要5700元,若不是「好野人」,这绝对是笔沉重费用。

心理谘商的费用也相当惊人,目前健保与社区门诊一位难求、私人谘商所的会谈费用一次落在1500–2000不等,状况严重者初期一个月可能要谘商4次,一般家庭是无力负担的。在精神疾病日益普及的当代,如何提供医疗费用补助,也是相当重要的一题。

那段爸妈歇斯底里咆哮的日子:可怕的不是精神病,而是大人不愿承一个月要价两万的病房,对多数人来说都是不小的经济负担。(图/MIKI Yoshihito@flickr)4. 增加社工与公卫护士人力:一人顾300人,是神也会垮

社福机构不可能看顾一个家庭一辈子,通常病患只要稳定吃药就诊便能控制病情,因此在个案家庭状况稳定后,他们会将监督病患吃药的责任转交给公卫护士,然而儿福联盟指出,目前一名公卫护士平均必须同时管理300个个案,根本不可能顾好每一个病患。

一名社工更表示,曾听闻有必须顾500个个案的例子,在每日操劳下,公卫护士也只能打电话去问「吃药了没」、在表格上打个勾,病患到底要没有乖乖吃药,就不得而知了。

因此,增加社工员与公卫护士人力,亦是极为重要的一题。从人力多寡,或许就可以看出政府有没有重视这一块。

5. 让相同境遇家庭互相支持:同是天涯沦落人,才知我们不孤单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当然也不可能全然寄望政府指派无限多的人力来顾好每个有精障、自杀等问题的家庭,而饱受太太思觉失调症之苦的绮绮爸爸就建议,可以让处境类似的家庭组成团体,可能用Line联繫、不定期一起出去走走,让彼此能知道自己不孤单,并透过结交新朋友走出困境。

或许看过儿福联盟分享的诸多故事以后,那些饱受爸妈情绪折磨的过来人会了解:原来小时候的自己并没有错,只是爸妈生病了。精神疾病一直都存在,并不是人们装作看不见就能置身事外,面对它,才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本文主图取自Dick Thomas Johnson@Flickr,仅为示意,与文中人物无关
责任编辑/钟敏瑜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