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玩客 >没有真普选、中国水货客乱象、年轻世代被忽视......香港民 >

没有真普选、中国水货客乱象、年轻世代被忽视......香港民

作者:   发布于2020-03-20

由于香港政府先前坚持推动《逃犯条例》修法,大幅放宽引渡门槛,更让中国可要求香港直接引渡嫌犯至中国,此举引发香港民众强烈反弹,掀起「反送中」浪潮,且此浪潮扩大,让香港人心中积压已久的不满「遍地开花」,像是有母亲发起的游行,呼吁港府倾听年轻世代的声音,基督徒也举办活动倡议和平,而数万群众13日走上街头,抗议中国「水货客」到香港「扫货」的乱象。

反送中遍地开花 7月底前有逾十场示威

6月9日,逾百万港人走上街头,反对修改《逃犯条例》,引爆香港16年来最大规模示威,同月12日包围政府总部与立法会,迫使暂缓修法,而7月1日更爆发「港版太阳花」,示威群众占领立法会。香港特首林郑月娥9日则称,修法工作「彻底失败」,草案也「寿终正寝」,但绝口不提「撤销」修法,而港人怒火也未平息,《卫报》指出,香港未来数周至少有5场準备举行的示威行动。

另外,一直到7月底,还有9个抗议活动陆续登场,且这些活动在社群平台上流传,而香港鲜少有如此密集的示威情况。约3万港人13日在香港北区的主要商业经济中心「上水」(Sheung Shui)游行,要求港府解决中国「水货客」到香港「扫货」的乱象,其中部分示威人士告诉英国《观察家报》(the Observer),他们对港府政策的不满已忍无可忍,且「反送中」百万群众是他们的「避雷针」。

没有真普选、中国水货客乱象、年轻世代被忽视......香港民,香港市民发动「光复上水」游行,要求港府解决中国「水货客」到香港购物「扫货」造成的乱象。(AP)「与其等待港府作为,不如自己挺身而出」

「重现上水光荣景象」、「重现我们的平静」、「水货客滚出去」,示威群众高喊口号,痛批港府对他们的要求视而不见,导致靠近中国边境的上水,过去数十年来涌入大量中国水货客,而水货客把在上水採购的商品带回中国转售,省下关税又可赚代购费,2012年开始,上水当地民众已发起多次「光复上水」行动,但港府始终未回应。

示威人士表示,上水街道充斥中国水货客的装货纸箱,还遗留许多垃圾弄髒环境,加上大批中国游客涌入,当地租金不断上涨,迫使原本的小店关门,专攻中国游客及水货客的商店则纷纷冒出。20多岁的香港人杨文森(Vincent Yeung)告诉《卫报》:「反送中示威提高我们对中共的觉悟,与其等待港府有所作为,不如我们自行出面做些什么。」

没有真普选、中国水货客乱象、年轻世代被忽视......香港民2014年香港「雨伞革命」(AP)没有真普选 立法会无法反映民意

邱姓抗议者直言:「我们的生活感到威胁,且我们被中国环绕。我从小在这(上水)长大,原有的当地商店已变得极为罕见。」年轻教授梁艾伦(Alan Leung)则说:「我们与反送中的力量一样,群众想要维持动能,让活动在香港遍地开花......『别惹我们』是我们想要传给中国和港府的讯息。」梁艾伦6日也参加屯门(Tuen Mun)游行,抗议长期有大妈用大型喇叭扩音唱歌、跳艳舞,并向群众讨钱。

由于香港特首非直接民选,而是由向中国政府负责的选举委员会选出,且70席的立法会,也只有半数直接民选产生,另一半则由来自不同领域团体的建制派(亲中派)人士出任。此外,6名民主派议员更被指有港独倾向,遭到褫夺议员资格,港府也极力阻挡民主派提出的法案,对此香港民众认为,唯有走上街头才能表达对政府的不满,已经延烧1个月的「反送中」浪潮丝毫没有减弱迹象。

没有真普选、中国水货客乱象、年轻世代被忽视......香港民虽然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时撤回修法,但香港的反送中抗议声浪依旧没有完全消退。(美联社)香港人起身反抗 中共将增强控制力道

曾选上香港立法会议员的香港浸会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陈家洛(Kenneth Chan)称:「这是林郑月娥及港府未回应示威群众要求而产生的溢出效应(spillover effect),部分抗议活动与港府没有处理好反送中示威有直接关係,其他还有长期面对的议题,像是香港社区『大陆化』(mainlandisation)问题......政府非民选、香港与中国不再有所区隔,这些都是1997年主权移交后的重要问题。」

反送中浪潮带动港人对不同议题的关注,包括2014年雨伞运动的「真普选」诉求。「政府自以为可为所欲为,这让(香港)民众感到威胁」法国巴黎政治学院国际研究中心名誉教授白夏(Jean-Philippe Béja)表示,「反送中示威具体化所有不满,民众认为只有真普选才能解决问题......若他们不站出来,没有人能帮他们,所以他们把要掌控自己的命运」。

没有真普选、中国水货客乱象、年轻世代被忽视......香港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美联社)

不过香港政府被中国操控,使得香港政治的未来充满不确定,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教授周保松告诉《卫报》:「香港面对的是全球最强大独裁政权,而香港人民反抗的是中国,以及林郑月娥毫无自治权力。」该校另名教授林和立(Willy Lam)则称,林郑月娥政府已是跛脚鸭,没有立法能力,只能听命北京办事,「(港人)燃起希望,但尚不知结果,中共则会强化对香港的控制。」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