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玩客 >荒唐的“缅甸民族DNA数据库” >

荒唐的“缅甸民族DNA数据库”

作者:   发布于2020-03-12

近日缅甸西部与孟加拉国交界的若开邦爆发了大规模群体性武装冲突(参见《缅甸首次认定的恐怖组织是什幺来头》)。8月29日缅甸联邦议会人民院(下院)巩发党议员貌丁医生提交了一份议案,要求建立一套全国DNA数据库,目的是保存“族群”信息、增进国家安全和帮助进行国民身份认证。来自缅甸军方的议员廷林乌少校支持这份提案,他认为,DNA数据是确定每个人族群归属的重要参考,并能从技术手段上确保国家安全。当天,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昂山素季领导)控制的人民院以150票赞成,222 票反对和6票弃权的结果否决了这项议案。

根据相关科学知识,基因图谱并未显示“种族”之间有何差异。现代人类都是10万年前从非洲的少数原始部落迁移和进化而来。人的外表不同所对应的基因差异不到总量的0.01%,这只占基因图谱极小的一部分。针对上述荒唐的提案,历史学家丹敏吴说:“DNA 数据显示,在缅甸现有族群形成的很久以前,我的祖先生活在欧亚大陆。我全部基因的2%来自尼安德特人。”普遍的情况是,人们特别关注外表细节的差异,夸大所谓“种族”或“民族”的概念。

荒唐的“缅甸民族DNA数据库”

缅甸在国家层面赋予“民族”(缅语为“登英达”)至高的政治意义。该国2008年《宪法》在序言中5次提到“全体民族”,比如第一段就有“我们全体民族团结统一地生活在一起”。1989年缅甸军政府将国名从“帛玛”(Burma)改为“缅玛”(Myanmar),意图用“缅玛”语义涵盖境内包括主体民族帛玛族(缅族)在内的所有民族。然而事与愿违,现在用“缅玛”来指代民族的时候,其对象非常明确就是缅族。

从1990年开始,缅甸官方就不断强调该国境内居住着135(或136)个“登英达”。不理解“登英达”就无法理解缅甸的当代政治,特别是“登英达”已经凌驾于其它政治意识之上,包括公民认同。2016年3月,世代居住在缅甸掸邦北部大勐宜地区的一支华人族群通过不懈努力终于获得了正式的缅甸“身份证”,其最重要的步骤就是将族群归属设定为“勐稳帛玛”,消除了公民认证过程中最大的政治障碍。勐稳人的选择让外界难以理解,《参考消息》发表《美媒:缅甸一支华人集体入籍欲弃汉族改缅族》一文对此事进行报道,读者震惊不已。

部分罗兴伽人声称他们也是缅甸的“登英达”,目的就是希望能够获得国民身份,重新融入缅甸社会。目前来看,加速推进针对罗兴伽人的国民身份鉴别和认证工作,是铲除极端主义土壤,缓解宗教族群矛盾的迫切举措。另外,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领衔的若开邦顾问委员会在最终报告中建议启动1982年《公民法》修改程序,使之更好的适应当下缅甸的基本国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若开罗兴伽拯救军”狂飙突进,向处境悲惨的罗兴伽穆斯林灌输全新的“斗争思想”,严重扰乱了缅甸民盟政府的民族和解路线;有“缅甸本拉登”之称的极端主义佛教僧侣维拉都公开指责缅甸政府屈从国际压力,未能对罗兴伽人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如何有效解决各种纠缠不清的历史和现实问题将决定缅甸的发展命运。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