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申博知事 >另类移情 >

另类移情

作者:   发布于2020-05-22
另类移情

如果说,吃丈夫漂亮女秘书的醋,你理解;吃他红颜知己的醋,你都理解;吃他两脇插刀的多年战友的醋,你也可以理解。

但是吃一只毛公仔的醋──你会问:「吓?唔係化?」毛公仔基本上是一件死物,甚至不是一个貌似安祖莲娜祖莉的吹气公仔,何以令人产生醋意?

说来话长,尝试长话短说:几年前助养了一头老虎,WWF寄来一只老虎毛公仔作为纪念。我随手把它放在沙发角落,冷落了它几年。

去年从美国探亲回港后,除了想念父母,我和丈夫最常提起,就是父母养的猫。最近妈妈告诉我们,那只猫一听到她手机的whatsapp提示声响,便很紧张地要妈妈开启录音,每当听到我和丈夫的声音便高兴得手舞足蹈。从此我们更落力为牠录口讯。对牠的思念之情,非但没有被时间沖淡,反而与日俱增。

有一晚,丈夫突然拿起沙发上的老虎毛公仔,说牠的眼神像极了父母的猫。打从那天开始,我们把牠当成真猫一样,跟牠说话,为牠盖被子,愈来愈像那些会半夜起床餵奶给婴儿玩偶的失心疯。后来丈夫比我更入戏,每天打电话回家就问「牠乖吗?有没有睡觉?」,直把牠当成是有血有肉的宠物。平日他打电话来,甚少问我有没有吃饱,有没有休息,现在句句都在关心一只毛公仔,醋意便由我心口涌上头顶。

也许是七月节的磁场影响,大家的精神状态都有点恍惚。又或者,这是移情作用的另类演绎。我们对娘家那只猫的澎湃感情,无处投放,便转移到毛公仔身上。情况就如女孩子会爱上一个跟自己偶像长得相似的人。UCLA精神病学副教授Shirah Vollmer认为,移情作用,某程度上是要让埋藏心底的情感找到倚靠和出口,也无不妥,只要不是病态依附就行。丈夫移情到一只毛公仔身上,怎也比移情到一个年轻美女身上好,想一想,已是万幸。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