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申博政务 >黄天辰:被防暴 民众无奈变「防暴百姓」 >

黄天辰:被防暴 民众无奈变「防暴百姓」

作者:   发布于2019-09-24

【6月9日讯】中共的防暴部队种类繁多,包括防暴警察、防暴武警、防暴部队、防暴公安甚至防暴城管等。所使用的有盾牌、警棍、催泪弹、重型镇暴套装、95式自动机枪、88式狙击步枪、92式手枪等,和驻港部队的配置一样。还有97式警用防暴枪和防暴车等,都是目前国内的顶尖武器。

然而防暴武装在中国的用途是什幺呢?人们看到的是用纳税人的钱堆起来的精良武装,枪口对準的是手无寸铁的村民和市民。上海世博动迁两万余户需要防暴武装、北京奥运全面调动防暴部队,湖北石首抢一具尸首动用近万名防暴武警,连汶川百姓祭奠死难亲友週年,四周站的都是防暴警察。哪怕是山西长治县某村的村官选举,都需要几十名防暴队员以「铜墙铁壁」的方式把村民们包围在大院里进行选举。

百姓们不甘愿就这样「被防暴」,被当成暴民、被迫流血、下跪、长年上访和无家可归,也不愿意在强拆中被砸死、自焚和气死。于是一股抵抗的风潮悄然而至,「防暴百姓」孕育而生。

最近大陆惊现最强钉子户,自製火炮抗强拆。武汉东西湖区老杨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抵制开发商非法强拆,自製了「火炮」进行抵抗,并且不断改进和发明新式「武器」,还在自家屋顶搭建了炮楼。

老杨有几间私房和一片菜地,几个月前有家开发商在当地搞开发,在还没和老杨就补偿问题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就带领了大批保安上门来,强拆老杨家的房子。老杨虽奋力抵抗,但无奈势单力薄,吃了几次亏。虽然每次老杨都报警,但根本无济于事。

眼看房子将被拆掉,老杨终于愤怒了,自己动手用钢管和手推车製做了一个多管「火炮」。首次使用「火炮」就一鸣惊人,来拆迁的保安冷不防被炸得鸡飞狗跳。可是「火炮」是一次性连发,打完一炮就没了。后来老杨又想办法对自己的「火炮」进行改进,搭了个炮楼,还準备了很多「弹药」。

其实像老杨这样被逼得走投无路、以自製武器来对付强拆的事件,并非首例。

去年上海「虹桥交通枢纽」的开发项目,近四千户居民必须动迁。由于拆迁补偿不合理,很多住户不愿签约搬离,遭到暴力强迁。当局甚至拿拆迁户中的外国人开刀,「杀鸡儆猴」。他们动用了二辆大型铲车、多辆机动车、高压水龙头、防暴灭火器,很多防暴特警及僱用了很多无业游民充当保安,来对付一对新西兰籍的中国夫妇,那对夫妇试图使用自製燃烧瓶来阻止强拆行为,无奈来者众多难以对付,不但未能保住自己的家园,还遭遇牢狱之灾。

今年4月30日,北京朝阳区打工子弟学校遭强拆,罗校长抱着煤气罐、拎着汽油上学校房顶,抵抗强拆人员。据介绍,校长先后投入100多万建校舍,他希望政府能给与一点补偿,但没人理他。在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下遭遇强拆,逼得罗校长不得不上房顶。后来他从房顶摔下,被送至医院治疗,没有人和他谈赔偿的事,摔伤后,相关人员连病情都没问一声,只有区里扔下4千块钱,就不再过问。

6月1日,大量拆迁机械开进了河南郑州十八里河刘庄村,开始强拆房屋。伴随而来的有防暴警察、公安、消防车、急救车和警车,大约500多人。防暴警察、公安、民警分成组来对付要保护房屋的村民。一向老实巴交的刘大孬看不下去了,把厢式货车开过来,停在拆迁机械的前面,想保护村民、阻止拆房,旁边的警察就开始砸烂车子的挡风玻璃,防暴警察还殴打他。刘一气之下,开着车子冲向强拆人员,造成政府人员6人死亡,20多人受伤。

从自製燃烧瓶、扛煤气罐上房顶,到研发新式「火炮」和开车撞向强拆人员,中国的老百姓不得不将自己装备成「防暴百姓」,不得不研製千奇百怪的防暴「武器」,以便应付越来越多的防暴队伍。或许有朝一日,刘大孬们也能开着自製的防暴车去阻击那些武装到牙齿的防暴队。然而,这种被迫变成「防暴百姓」的趋势,实在是中国人的悲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