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申博知事 >龙建宇/不是你的,就不要拿——华航案与禁搭便车条款 >

龙建宇/不是你的,就不要拿——华航案与禁搭便车条款

作者:   发布于2020-04-20

龙建宇/不是你的,就不要拿——华航案与禁搭便车条款
今年6月,适逢华航罢工周年,空服员工会约100多人齐聚交通部抗议改革跳票、漠视过劳、打压抗争,并砸红色水球血溅交通部。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

2016年6月,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发动华航空服员罢工,要求提高外站津贴,且非会员不得享有(即「禁搭便车条款」),当时华航董事长何煖轩应允,但事后却给没有参与罢工的员工更优的待遇,此举被劳动部裁决为不当劳动行为。

华航不满,主张「禁搭便车条款」是非法无效的约定。华航律师主张,基于劳动法中的平等原则、同工同酬原则、义务冲突理论,将全体空服员外站津贴金额调为一致,并未构成不当劳动行为。

事实上,台北捷运公司工会于2015年进行了睽违十三年的修约,而其中修约重点包括增加「禁止搭便车条款」;同样在2015年,宜兰县教育处受到42所中小学委託,与宜兰县教师工会进行团体协商,其中工会方要求订定团体协约,却引来「谁来照顾学生」及「一县两制」的反对声音 。

又如2016年10月20日,金库银行、合库证券与企业工会签订团体协约,这是自2005年4月民营化后第四次签署团体协约,此次也特地加入「禁搭便车条款」,意即未加入工会,就无法享有团体协约的条件 。

因此,本文将说明「禁搭便车条款」如何保障加入工会的劳工,以及为何加入工会如此重要?

什幺是团体协约?

我国在劳基法中虽已有针对劳动条件作最低规範,这也表示政府直接介入私人间的劳动关係,并藉由法律说明「至少」要有的劳动条件,提高「先天」处于弱势的劳动者之劳动条件。

有些行业会有特殊需求,例如空服员、警卫,或是想要提高自己的劳动条件等。不过,劳动者相对于资源庞大的资方,谈判筹码很低,根本无法进行对等的谈判。因此劳动者必须利用会集体力量与资方谈判,即以工会(由劳动者组成的团体)跟雇主(或很多个雇主形成的雇主团体)来进行协商。如此一来,不仅可提升谈判筹码,也让雇主在面对佔多数的劳工时,会比较担心若不允诺所要求的劳动条件,就会面临无人开工的状况。

相对于此,如果只是单一劳动者的谈判,在资讯不对称的状况下,劳动者只敢与雇主谈比较低的劳动条件,原因是顾虑到若要求太多,反而会找不到工作。

我国的《团体协约法》中规定了团体协约应如何订定,以及效力为何。在雇主与工会签订团体协约后,除了双方必须遵守团体协约所规定的劳动条件,这些劳动条件也会直接成为参与工会的劳工与雇主之间的劳动契约内容。

为什幺要「禁搭便车」?

劳工个人在资讯不对称的情况下协商,可能会出现不合乎市场价值的劳动条件,或根本不符合最低的生活水準;因此,团体协约最重要的就是透过增高劳工集体的谈判筹码,利用团体谈判的力量谈出较较合理的劳动条件。

这幺说来看似非常理想,似乎用团体协约就能万事解决,事实上却不然。原因在于,并不是所有的劳工都会加入工会,而这些不加入的劳工,会直接削弱工会团体的力量,让雇主觉得根本没必要跟工会协商,直接去找没加入工会的劳工就好。

这样的情况,也导致原本加入工会的劳工纷纷脱离工会,认为自己不用加入工会也找得到工作,导致员工间的不当竞争,因此才会产生的「禁止搭便车条款」。禁搭便车条款规定在《团体协约法》第13条本文提到:

团体协约得约定,受该团体协约拘束之雇主,非有正当理由,不得对所属非该团体协约关係人之劳工,就该团体协约所约定之劳动条件,进行调整。

白话来说,若工会与雇主已有团体协约约定较好的劳动条件,那幺雇主不可以给予没有加入工会的劳工相同的劳动条件,以提高劳工加入工会的诱因。

龙建宇/不是你的,就不要拿——华航案与禁搭便车条款
华航不仅让人有不参加罢工也能坐享其成,甚至有给予歧视性待遇之嫌。这幺做,对积极参与罢工的劳工情何以堪?图为去年6月的华航罢工现场。 图/欧新社

所以华航案发生了什幺事?

如文章开始所述,华航空服员罢工后,资方承诺了「禁搭便车条款」,事后却反悔,因而被劳动部认定为「不当劳动行为」。劳方也另外指控资方未再提高空服员工会会员津贴,而这些都被判定不成立,于是劳方提告。

提告后,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判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败诉,判决理由中认为:因为当时参加协商时,有律师等非工会会员参与,该协商不是团体协约,只是一般集体性协议,因此雇主可以给予其他没有参加工会的劳工一样的津贴。

但是这样的结论是合理的吗?要是工会协商不能请律师或其他专业人士协助,那幺在协商过程中,劳工如何知道自己谈的内容在法律上有无问题?

103年劳裁字第43号《团体协约法》第8条载明:

除非经资方书面同意,否则工会协商代表限于工会会员;然而,基于劳资公平对等,应限缩解释,工会如果委任其他人士到场进行辅助、协助团体协商之工作,不需得到资方之书面同意。

简言之,如果劳方请律师参与协商还要雇主的同意,试问哪一位雇主会希望在谈判时有劳方的律师在场?只有协助劳方谈判的人不得让雇主介入的情况下,协商的过程才是真正的劳资平等。

另外,本案当中最重要的问题是:资方利用提供诱因的方式削弱工会力量,让大家觉得不要加入工会是比较好的选择。我想请问,工会以后该如何生存?

资方不想承认的禁搭便车条款

通常在讨论「禁搭便车条款」时,人们会想到:「如果我不愿意加入工会,你就说我不可以领到跟你一样的钱,不就是逼我一定得加入工会吗?」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有害于不愿意加入工会的「消极劳动自由」。

对于劳工,如果加入工会与未加入工会做的是相同的工作,凭什幺只是因为加入工会,就可以领比较多钱,这不就违反了「同工同酬原则」?对于雇主,也会影响到跟其他非工会会员的劳务契约内容之自由。

然而,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事实上,德国法与美国法皆承认这样的条款是有效的,订定「禁搭便车条款」并不会让劳工因为不加入工会,就完全没有工作。「禁搭便车条款」主要是迫使没有参加工会的人付出一定的代价,换句话说,是不让他们可以什幺都不做,又不加入工会,还能享有跟工会会员一样的待遇,进而达到保障工会集体的权利、提高工会协商的能力。

因此,在权衡之下「禁搭便车条款」虽然看似不符同工同酬,侵害消极劳动自由,其实是有其正当基础的——让劳工的团结权得以实现,而不是只是「行尸走肉」。

在华航案中,资方明知协议中有「禁搭便车条款」,但还是违反约定。华航此举,不仅让人有不参加罢工也能坐享其成,甚至有给予歧视性待遇之嫌,造成公司员工不愿意加入工会,甚至使原本工会会员萌生退会念头。这幺做,对积极参与罢工的劳工情何以堪?

开放「搭便车」,只会让工会越来越弱势

前大法官黄越钦于其着作《劳动法新论》中曾说道:

工会人士经过辛苦努力和代价争取权利和福利时,这些不参加工会的人(俗称搭便车)雨露均霑,坐享其成;从某种意义来看,几乎是消极团结权之滥用,藉以获得不当利益。

今天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判决,几乎开放了此种滥用的情况,资方甚至利用这种漏洞作为自己的工具,让劳工们不再愿意加入工会。这将可能使台湾的工会无法存续,更与保障集体劳动权的理念背道而驰。

当华航的员工正想要团结起来跟资方谈判的时候,却出现了重重的阻碍。法院的判决极有可能使劳工团结与资方对等谈判的状况不复存在。如此一来,台湾的工会、团体协约等法律机制,将沦为有名无实。

龙建宇/不是你的,就不要拿——华航案与禁搭便车条款
当华航的员工正想要团结起来跟资方谈判的时候,却出现了重重的阻碍。法院的判决极有可能使劳工团结与资方对等谈判的状况不复存在。 图/欧新社

文:龙建宇,交大科法所硕士生,律师高考及格。更多:FB|IG|Web

龙建宇/不是你的,就不要拿——华航案与禁搭便车条款

▲ 喜欢法律白话文的文章吗?点图加入法白募资计画,你的赞助,让我们在法律白话文的路上不寂寞!

上一篇: 下一篇:
谦恭散文欣赏|值得收藏!如余音绕梁|网站地图